行业新闻

叶檀:旱灾!金融市场惊天大雷暂时不会停!


股市爆雷,一不小心,血肉横飞。

无奈,雷太多,一些公司跟会计师一起,联手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能量极大的野生地雷。

在转型和严监管的大背景下,股市局部区域出现极度干旱。

严监管造成极度干旱爆雷企业增加

上市公司、信托、第三方财富为什么会爆雷?

周期下行,两极分化,监管趋严。银行间拆借利率并不高,DR007也不高,为什么会出现旱灾?

是因为市场玩不了花样,从P2P到资管开始的腾挪受到严厉管制。

7月26号,又一颗重磅炸弹砸向金融市场。央行会同相关部门起草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央行直接说,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将金融机构作为“提款机”,存在监管真空,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接下来,以并表监管为基础,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

穿透式监管?这不就妖怪现形了?

非金融企业做金控公司向市场抽水养肥自己,将受到严厉控制,这样一来,估计有十几家某某系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股票市场高风险公司的地雷引信被点燃,接下来陆陆续续还得爆一批雷。

接下来,股市会有不少公司爆雷,要小心以下这些企业:

没有护城河的伪高科,盲目多元化拆东墙补西墙的传统制造企业,自以为资本市场玩得很溜、出生中低端实体出生的野蛮金融机构,以及融资成本极高的中小房地产企业。

从财务上来看,这些公司必须要注意了:

1,实际控制人、大股东挪用转移资金,利润上升,现金流紧张得很;

2,账务造假,极度利用灰色空间,典型的是账面货币资金高,利息却很低,甚至货币资金不翼而飞;

3,超出能力的多元化,动不动想做个金融控股集团,动不动想在资本货币市场做个某某系;

4,贷款不支持,政策不支持的行业,必然会有现金流紧张的企业续不上命;

5,一件小事,几百万资金还不上,引爆地雷。

这时候,反正大股东资产也转移得差不多了,老婆孩子也出去了,他们也不想活了,找一堆垫背的,一起去了吧。

爆雷企业基本跟辅仁药业一样的德行

辅仁药业是爆雷企业的典型。

看懂辅仁药业,就知道要爆雷的企业,都是什么德行了。

7月19日,辅仁药业的股东接到惊天大雷。当天,公司公告称因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6271.58万元的现金红利。

按照2019年一季报披露的信息,公司拥有的货币资金高达18.16亿元。账面货币资金18亿,居然拿不出6000多万来分红!奇葩!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交易所一听就急了,接连两次发出问询函,7月20号的一封问询函主要跟财务真实性相关,话里话外,追问的都与真实的货币资金,大股东有没有被挪用,营收是不是真实的?7月24号,上交所再次发问。

辅仁药业的回答很绝,死猪不怕开水烫。答案是,公司现金总额仅有1.27亿元,未受限金额,也就是拿得出手的只有仅仅377.87万元。反正,就那么点钱,您说,怎么的吧。

根据公告,公司实控人、曾经的河南首富朱文臣此人赌性极重。

辅仁药业的公告是这么说的:2019年7月上旬,公司经办人员向董事会提示相关红利发放事宜,并征询资金准备情况。2019年7月12日,经办人员再次与董事长沟通了相关日期以及所需现金分红总额约6272万元,得到董事长确认和同意后,经办人员确定相关日期。

在资金准备方面,公司原计划以从公司子公司取得的分红来支付,由董事长统筹公司及各子公司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

这段话明示了以下信息,本来觉得几天时间,从子公司挪得到钱,谁知道挪不动了呢。

这家公司账面上没钱,要靠子公司,只能临时腾挪来支付红利;既然能够挪用其他子公司来发上市公司的红利,上市公司的资金也能被挪走;从康得新到辅仁药业,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经过的上市公司,恐怕有个常用的手段就是在银行开设母子共管账户。表面有钱,实际一查,没两个子儿。

上交所问,准备拿来分红的资金来源子公司现金分红,子公司现金分红哪去了?货币资金18亿去哪儿了?

公司的回答是,继续核查。这就相当于耸了耸肩,说,不知道。

有人说,辅仁药业这次不分红,不就不暴雷了吗?太傻了吧。

Too_____。你以为人家愿意分红啊。辅仁药业是一只____的铁公鸡,从前生民丰实业开始就不分红。分红是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2018年2月5日,辅仁药业收到了上交所关于现金分红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立马宣布,分红。

今年7月15号,辅仁药业发布了《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宣布公司将按照2019年5月20日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以总股本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6271.58万元。

于是乎,爆雷了。

妖怪都有妖味造假会有先兆

辅仁药业这两年表面上财报很好,但资金紧张不是一天两天。

业绩好,那是纸面上的。

从2016年到2018年,经调整后,辅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0.13亿元、58亿元、63.17亿元;净利润3.49亿元、3.92亿元、8.89亿元。其中2018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8.92%,净利润同比大增126.67%。

2019年一季报,营收达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截至3月31日,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30.33亿元,短期借款为25.29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4.67亿元。

如果相信纸面数据,那在股市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辅仁药业造假的迹象一直很重,到最后,造假连面子也不要了。

2018年,辅仁药业货币资金平均余额有近14亿元,当年利息收入608.92万元,同比下降92万元,2017年底,货币资金是12.89亿元,这么多的货币资金,存款利率居然可以忽略不计。

拜托,造假也造得专业一点,演戏也演得认真一点嘛。

从2016年到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现金净流累计高达21.6亿元,分红款居然不到位。

这家公司资金极度干渴。

股权冻结。从6月1号开始,辅仁药业陆续公告了14份股份冻结通知,公司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所持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冻结。累计被冻结股份数282,403,538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

起因是,辅仁集团有笔1200余万元的欠款未付清。动辄几十亿的营收,市值数百亿,一笔上千万的欠款就要了亲命。

4月20号,公司公告,截至3月31日,公司及子公司无对公司全资或控股子公司以外的对外担保,也不存在逾期担保情况。

打脸很快,,5月14日就爆出了违规担保事项。2018年1月11日,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控股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委托郑州农业担保公司为其在郑州银行北环路支行的融资借款提供担保,从郑州银行借款3000万元。约定公司实控人朱文臣、辅仁集团、辅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这项担保没有经过公司内部决策程序,也未及时披露。

根据天眼查,2019年6月25日,法院裁定冻结宋河实业、辅仁药业、辅仁集团以及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四位被申请人名下银行存款1001.92万元,或者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辅仁集团子公司的情况就没有好的,不是欠薪,就是暂停生产。

多个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核心资产开封制药没有偿还的欠款只有39.85万元。一家大公司的核心子公司,居然因为区区40万元,就进入了失信名单。

开药集团应收账款、应付票据,芝麻开花节节高。

上交所抑制不住好奇心,直接问,“开药集团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压线完成承诺业绩的真实性,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完成收购后,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29.32亿元,预付款项余额4.24亿元,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余额5.64亿元,补充说明这些科目的具体情况。”

还有宋河酒业,在2014、2015年两年时间里,通过以原酒、散酒为抵押物陆续对外融资借款7次,涉及金额8亿多元。近五年时间里,宋河酒业的资产被抵押借款金额共达约16亿元。

一家好好的公司,黄了。

宋河曾经想上市,大股东跟投资公司投资含有对赌协议,按照相关收购合同条款,若宋河酒业无法在2015年12月18日前完成A股上市,投资机构上海新梅有权要求宋河酒业大股东辅仁集团以转让价加年利率12%的价格回购宋河酒业5%的股权。

幸亏宋河没上市,否则又是一颗大雷。

辅仁药业还做过P2P。

朱文臣是短融网前副董事长,根据变更后的股东列表,上海民峰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0%,王坤持股29.89%为第二大股东,张凯持股15.15%为第三大股东。

上海民峰作为资本运作平台,投资了多家辅仁系的公司,包括上海辅仁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上海辅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辅仁医药研发有限公司等。还是跟辅仁脱不了干系。

等到朱文臣离开短融网,立马逾期,2018年8月10号,短融网发布一则“优化还款规则”公告,承认短融网逾期,称如标的借款人未及时还款,那么投资者个人中心将显示逾期。

那些投资人,自求多福吧。

现金流紧张,掏空上市公司,明明比较LOW还一心玩金融的,多半存心不良玩花活。

结论

迟不爆早不爆就是要现在爆!

爆雷的原因很简单:

游戏实在是玩不下去了。

监管之手极严,在康得新财务造假一案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立案调查,引发的“连环炸”——30公司的IPO项目被叫停。

瑞华这些会计师事务经手的企业,现在人心惶惶,自身干净的,现在排队上门要求换事务所。

就公司本身而言,基本蹦子儿没有,所有股权被冻结,资管计划发不出去,子公司没有如期,金融平台受控制。苍天啊,公司市值300亿,就是还不出300万啊。

最后,大股东财富转移得差不多了。

朱文臣以前被举报过,结果不了了之,被抓的前高管的妻子武姣姣举报:

朱文臣与其“前妻”刘某,长期通过地下钱庄将诈骗的部分贷款从公司账户做技术处理后不断地洗往美国,还经常携带大量美金出境。2014年1~6月,朱文臣携带20万美金由北京机场出境时被海关查扣。历时半年,朱文臣多次找人疏通,交了罚金后才了事。北京机场海关有案件记录。

我不禁要天真的问一声,真的吗?接着问一声,大族激光在欧洲将近10亿的项目,到底是肿么回事儿?

这样的爆雷是挤出毒疮的过程,是好事。价值投资,到了考验功力的时候。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QQ:9490489

电话:

邮箱:

地址: